52KD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319|回复: 89

烟鬼的烟灰缸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6 21:5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7-9 20:06 编辑

女人被蚊子咬      踢男人一脚:
都怪你,蚊子咬了我


男人抱怨着烧好蚊香
在女人的被咬的地方狠狠亲上一口:
被咬关我屁事


这婆娘,真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17 09:4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哦,不错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8 19: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随记10
有时,觉得自己有多少深刻就有多少可笑。
深刻得有些无聊。无聊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不能不深刻。

同理:写完上面这些话,也觉得挺无聊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19 10: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无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9 21:0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5-19 23:35 编辑
飞翔天空 发表于 2012-5-19 10:21
你无聊?


无聊时让自己狂想深刻
深刻醒来却是长时间的无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9 21: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随记:5.19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5-19 22:59 编辑

还真的很少见到比我丑陋的人

比如我:
爬到树上摸几颗鸟蛋煮着吃
抓一只蛇堵上青蛙的窝
或者在路上对着陌生狗的威胁几声
有时从房顶上跳下来

你们手中的票据……
好吧
我输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9 23:0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5-26 13:38 编辑

        

        当很多事情回到原点,站在开始的地方,一朵花就能让人悸动不已。
        人们都走了,我一个人留在篱笆外,一只白色的蝴蝶在午夜零点就能点亮阴霾的天空。打开漆黑的门,一丝清风绕臂而过。还有多少时间才能天亮,还有多长时间才能抚平淡淡烟尘。
        “野地离村子有大半天的路,也就是说,一个人不能在一天内往一次野地”。而在整齐的篱笆墙外,又有谁留下一截子星光之路,想像一只蝴蝶的飞舞。
        也许不久,天就亮了,今天的朝霞都为你飘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9 23: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5-26 13:36 编辑


        路边局促的田地生长些高高低的麦子,我可以看到金黄的麦田里一个劳作的身影,身后麦茬整齐。他们在仰望并模拟幸福的生活。
        我只是一个过客,来不及看到他们收获最后一粒粮食,我不知道他们以怎样的姿态,肩头挑着多少笑容,走过一堵漂亮整洁的钢化玻璃墙。
        但我知道,他们在太阳出来之前雨落之前定会回家,狗儿篱笆前摇尾,乃至有一杯温酒在等候。
        而我,太阳出来之前雨落之前,在金黄的麦田前一闪而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19 23: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5-26 13:38 编辑


        背靠南窗,可以想象身后的阳光,一片辉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6 13: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5-26 13:40 编辑


        诗人说,在某个楼梯的某个拐角,撞响一地阳光
        我想,那定是在某个冬天,或者即将走向冬天的十月,窗上印着几朵白云,地上有个被被踩扁的牛奶盒,或者在拐角的楼梯上发现初夏一朵火红的石榴花。
        那时,如水的阳光在你身上轻轻溅起温暖的波纹。
        微尘不起,空旷已不再是空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6 13:4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凌晨一点,听一首曲子。喊不出声音,梦中拉不住你的手。
        窗上蒙着薄纱,伸开手掌却看不到指纹,就像一棵枯树在阳光中看不到自己的根向什么方向延伸;就像一粒虫、一棵草,到处都是方向却呆立茫然。
        就这样,我或者我们,不知道哪个更孤单。
        诗人说:“即使你是陷我最深的那个人,也沉默如我,像枝头的两片叶子,唰啦啦的风声,经过,轻点,再轻一些。”
你颤动的,正是我最柔软的部分。

        其实,夜晚来临之前我就被迫停止歌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5-27 14: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soso_e163:},惊若天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5-28 18:5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5-28 18:56 编辑

       办公室门朝北,在房间的东北角;我的办公桌在房间西南角,并非正对着门,因此目光无法穿过门眺望远方,只能通过门西边我正对着的窗子看到一点香樟树梢。
       虽然不能穿过门看到门外向北延伸极远的走廊,和走廊左边高大的香樟树右边高高的松树,但我可以想象它们存在的姿态。有时也可以想象阳光从东边穿越走廊与西边穿越走廊的不同,以及留在走廊地上的大片明亮的长方形阳光。
       紧挨着门的东边是一堵墙。墙从地面起贴着约一米半高的白瓷砖,瓷砖每天都有人擦洗,因此显得特别光洁。但从我这个位置斜斜地看过去,每块瓷砖上有很多浓浓淡淡的划痕,就像使用了多年的眼镜片上的划痕一样。每块瓷砖中央部位划痕最多,边缘最少且多呈圆弧状。每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阳光虽然直射不到墙上,然而瓷砖却能映出太阳直射在地面上的溢出的光,一片明亮。
       有时累了,或者想东西想累了,就靠在坚硬的椅背上,双腿交叠搁在办公桌上的一角,点一支香烟,盯着那门外那几块瓷砖审视。姑且不论墙顶角落的几挂陈旧的蛛网,不论墙上名人画像僵硬的表情和岁月已久淡去色彩,也不论瓷砖上沿的一层灰尘,单单光亮的瓷砖就有些许味道。
       太阳行至正西方时,瓷砖开始亮堂起来,往往能映出路经此处的人的衣着和表情。人像衣着鲜明色彩亮丽,那是行走在北边的阳光中;忽然人像变暗,只有模糊黑影依然手臂摆动双腿交替,那是走出了阳光进入了阴影;人像正自若地走着,或者几人自若地谈笑,正欣赏着却倏忽不见,留下一片空旷的明亮,定是转过拐角去了;或是人像由亮变暗,暗影越来越大,定是有人要进门来了。
       不过大多数时间里,那几块瓷砖带着浓浓淡淡的划痕空空荡荡地明亮着,默默地等着,有人经过它便有了丰富的表情。
       有时我想,也许一生享受不了阳光,但可以一生默默地注视着阳光。有时一缕无关紧要的溢出的光线,便可以灿烂半天。
2005.05.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 13: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行走的忧伤--听崔健《假行僧》

我腼腆的阳光,在四月底的一天像春草一样潮湿地生长。
盼不来飞鸟掠过长空,盼不来微风轻拂衣裳。
深藏自己害羞的眼光,放纵你走向远方。

四月的忧伤随着阳光肆意地流淌
孤独地行走是一生的方向
你的眼光牵着我的衣裳
不敢回着张望 就怕你的忧伤使我彷徨

回去吧,昨日的蒹葭已经消融了寒霜
不要在遥远的地方向我怅望
山顶风吹瘦了你的双肩
我还是要远方 远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3 20: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夜沉睡,除了偶尔的模糊的梦。
        上半天休息,因而放纵到六点才起身。当然,再睡也睡不着,在床上躺着辗转翻覆也特难受。人生来就是贱命,能享受的时候也享受不了。庄重地刷好牙,用肥皂洗好脸,又刮了两遍胡子。清清爽爽,真难得有这样的享受。
        骑着单车穿过一条马路进入塘桥老房子区。白墙斑驳陆离,剥落的地方露出苍青的方砖;房檐低矮,瓦松静静挺立;偶尔一只猫或一条狗歪着头看你一会,然后踱着碎步若无其事地悠闲走开。最让我感动的是,某个拐角处一丛月季,去年偶遇时热烈地朝我开放,今天依然在低矮的屋檐下朝我热烈地开放。
        行过铁制的中桥,下桥就是“Y”形的路口,右边便是“保卫”街,一排房子沿河而立。去年的某个早晨,一条渔船从辉煌的朝阳驶来,河边某家老房子的阳台上一位女子正在晾晒衣裳,另一家炊烟袅袅。今天没看到这副令人心醉的图景,只在“Y”形的路口看到一面大大的凸形镜子,两边都能映出将要过来的被房子遮挡的行人。
        保卫街上还看到了意味深长的东西:屋檐下并排三个电表,只有中间的一个电表的门半开着。
        在真正的现代街道上花三块钱买了两个大菜包子。整个街道两边的三层或四层楼房都沿墙立起高高的脚手架,不知做何用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18 14: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6-18 17:56 编辑

去年的门


桃花风    桃花雨
桃花风雨醉人颜

去年一扇门    哪一朵桃花在我身前尽情开放
去年一碗水    有谁的容颜我一饮而尽
去年一缕风    为何我只留下一剪黝黑的背影

今天的篱笆喇叭花不开
今天的桃花四面乱飞
今天的铜锁如此锈痕斑斑

连一个脚印都没给我留下
我能在门上写下名字吗

如我一般晚来的风
一山    一水    一桃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18 20: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想起一句话挺有诗意:
“你到家了,却把路灯给我关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18 20: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黛尔 发表于 2012-5-27 14:23
写的真好,,惊若天人

谢谢。不敢担版主如此之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6-28 14: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错过了你传说中最美的现时,却拥有了对你最美时刻的想像;我错过了你激情的眉眸,却感受瀑如发丝的缠绕。
错过,也许可以沧桑容颜,沧桑时间,却无法沧桑一颗永恒的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3 15: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常常在熟悉中寻找陌生,在陌生在妄图拥抱熟悉。
        在熟悉中寻找陌生,比如在繁忙中却要翻翻多年前的旧书本,读读空白处幼稚的批语。有时会猛然惊悟,原来文中还有这么多优美的句子优美的字词我没有发现,从来没有细读;或者诧异,这些话是我写的?有时故意选择一条陌生的路奔跑,根据路的方向在每个岔路口张望几次做出向左还是向右的选择。有时还会惊诧于天天行走的楼梯居然有个缺口;长发飘飘时忽然剃个光头。这种陌生使我不致被生活的熟悉溺毙,使我记得自己还在行走。
        有时放纵一次,完全把自己放逐于绝对陌生的境地,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群,陌生的灯光,以及陌生的影子。就像张楚在九十所代所唱:
        我读不出方向
        读出不时光
        读不出最后是否一定是死亡……
        风吹来
        吹落天边的昏黄的太阳

在这种故意自我放逐的陌生中恣意地享受着寂寞孤独。曹文轩在《前方》中说,人有克制不住的离家的欲望。但人一旦被命运真实地抛到了漫无尽头的路上,四野茫茫,八面空空,眼前与心中剩下一条通往前方的路,空空地唱着一无所有的时候,却又非常渴望遇到曾经的熟悉。
        背着瘪瘪的背包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谋生的时候,站在公交站牌下,望着来往上下的人群,你不知道自己前行的方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家在哪里?太远了,或者,万里之外,或者,家根本就不存在。或者踽踽独行于陌生的城市,或繁华,或残破,心总会被霓虹的七彩割裂,被陋巷石板上的青苔荒芜。
        此时能遇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是幻想,至多某个人的长相衣着会让你想起某个熟悉的人,想得刻骨铭心,忍不住暗暗落泪。经常的情况是,某个早晨在某个小巷的某个早点摊,放肆地吃一根平时经常吃的油条,放肆地喝一碗平时经常喝的粥。或者傍晚某个大排挡,喝着熟悉的酒直至沉醉。
        甚或在这个绝对陌生的城市徜徉时,意外发现某个典雅的小店契合了你熟悉的欲望,如水般感情的欲望,一本书,一杯酒,一曲柔和摇曳的音乐。这个小店便成了陌生城市里唯一汩汩的泉眼,滋润着陌生干渴的心。它契合了我们在熟悉中难以表达的欲望,“如一池云声,一天涛影,一舟明月,一袭盈袖的暗香。”此时也许会盼望有一挚友在旁,娓娓絮语;即使没有,这种在陌生的生活中对内心熟悉的契合,也会令我们欢欣鼓舞,念叨着就此老去,就此老去。很像美国著名歌曲《月河》里的歌词:
       激起梦想的月河啊,同时你也令人心碎。
        不论你到哪里在,我都跟随着你。
        两个漂流者一起去看世界,那儿有许多世界奇景可以欣赏,
        我们在河滨外等着,寻找同样的彩虹的尽头。
        在熟悉中我们不断走向内心渴望的陌生的远方,去寻找内心设想了千百次的场景,寻找忠实于内心的彩虹。

        怀着孤独的灵魂,离家远航,每种感情欲望的背后因而都有一只飞动的青鸟。
        但流浪者会和流浪者相遇吗?
        “潮落了,沙滩上留下了那么多的贝壳,谁来拾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4 09: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7-5 14:51 编辑

读史乱记(一)  后英雄的狂欢

      有确切文献记载之前,史家所述英雄或非常之士,多有神迹异象。如秦祖女脩织布时,玄鸟陨卵,女脩吞之而生大业。后孟戏、中衍,鸟身人言。后造父一日长驱千里以救徐偃王之乱。史家记述远古神话肇始的时代,自然只能采纳传说,无可厚非;但文明开化之后,亦是尽然。刘邦之云气,汉武帝“梦日入怀”而诞,朱元璋“母陈氏,方娠,梦神授药一丸,置掌中有光,吞之,寤,口余香气。及产,红光满室。自是夜数有光起,邻里望见,惊以为火,辄奔救,至则无有。”
      这些神异的故事,一方面显示其非常之能,非常之命,另一方面也为其镀上“受天之命”的金身,来争取更多的支持。总之是为显示其功业的非常性,必然性,合理性,正当性。不知开化后的史家写此神异时,内心是否暗含别有意味的笑。
对成功人士的美化,或者只讲其异,其美,有的也许是被迫,不这样写可能有杀身之祸,至少自己不得重用,心血不得流传名山大都;有的可能是出于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有的则或出于愚民目的,让草民安安心心遵从,不敢思考,不敢反抗。但不论何种目的,都是“众神狂欢”的喧嚣。
      时至今日,文明发展,人们大多不再愚昧地相信这些神迹,但这些故事还在不断地编造着,内心英雄情节的喧嚣还不断沸腾着。去年湖南游玩听到毛泽东幼年的神异,如“因奇貌而婿”;今夏贵州游玩途中,听到导游介绍某地高山峭壁出现了“共产党万岁”的字样。此种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可矣,听后微微一笑。但看着导游故做神秘言之凿凿的神情,不禁又有点恶心。
      这些神迹也许我们不应认真,认真你就输了。21世纪,编造这些神性的故事是“解构主义”还是“结构主义”,我实在搞不清。但我只是对这里面的喧嚣有些厌烦。
      远离神话的年代,普通人不再编造神话。人们一旦谈到某个英雄,就会极力挖掘他的种种优点,种种美。中国第一位女航天员刘洋,亲戚们都说,刘洋不仅爱学习,从小就孝顺,有什么好吃的,先让爸妈吃。我不知道这些优点和成为航天员有多少直接联系。各种媒体记者对此甚不过瘾,于是刘洋的家人、亲戚、同学、朋友都上了镜头,露了脸,连刘洋那位72岁的五爷爷也成了诸多媒体的宠儿,每天面对不同的媒体,老人家一遍又一遍地回忆女英雄刘洋的点滴——要知道这位五爷爷只是30年前,刘洋4岁的时候见过一面。真难为了他老人家。社会终于沸腾了,最后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宣布:“34年前的1978年10月6日,刘洋在我校二附院顺利降生。”
      众神狂欢的年代已经过去,所以某医院没有进行神话式的描述;但英雄狂欢的焦躁却使更多的人站出来“拥抱”属于自己的卖点,就连刘洋高中的班主任也说,一席话坚定了她报考飞行员的决心。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站出来说,刘洋曾经在我这儿买过棒冰。
      幸好刘洋很淡定。
      我又想起了前段时间看到的一个报道,在山西吉县人祖山娲皇宫女娲塑像下发现的“皇帝遗骨”,经国家文物局原副局长张柏、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文儒等国家省市23位考古、历史、神话、民俗专家鉴定,被认为是属于“女娲”的遗骨。
      在神话故事中存在的女娲居然还能考证出遗骨来了?连女娲都能有遗骨了,还有什么不能胡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5 12: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7-5 18:56 编辑

      
读史乱记(二)为了一个女人,宁愿烧掉一个王朝

    幽王嬖爱褒姒。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故不笑。幽王为烽燧大鼓,有寇至则举烽火。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乃大笑。
      一见之中无限钟情于出身卑微的卖器者之女,或许出于色相;但却欲其笑万方,如非情至深怎会时常牵挂于心,念念不忘?
      他把自己所有能拿出来的都拿了出来,我可以想像他在宫殿里的徘徊,月下长歌,那痛苦的长啸;纵马飞驰,大旗猎猎,那深入骨髓的无奈;琼浆玉液,举樽痛饮,那却如苦水的涌泪。沉重的双膝,却走不近爱人的笑脸!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三川震崩,何及爱的片刻欢愉。此时,他只有一个王朝,只有一个深爱之人。他拿指尖跳动的火焰,燃烧一个王朝,博取爱人柔情一笑。我无法推测他做出惊世骇俗的举动时的心理,但我怀念那一堆篝火,以及那一天夕阳后的最后一抹余晖。他比无数的诗人更懂爱情。
      英王爱德华八世,为了追求他倾心爱慕的美人,不惜丢掉大英帝国的王位、只身同他心爱的美人移居异国时,又是怎样的想法。
      在一块豆腐就可以击碎爱情的年代,我已经无法判定金钱、王位、荣誉与爱情相比哪个更重要。
      当幽王倒在地上的时候,我相信他是无悔的。深爱之人终有一笑,作为一个浪漫主义者,在史诗上永远留下抒情的一笔。
      “能让人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的,除了爱之外还有什么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9 15: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7-9 20:45 编辑

读史乱记(三)诱惑

        秦穆公三十四年,戎王使由余观秦。由余责中原乱政之源。于是穆公退而问内史廖曰:“孤闻邻国有贤人,敌国之忧也。今由余贤,寡人之害,将奈之何?”内史廖就提出两点,一是遗戎王以女乐,以夺其志怠其政,以伤由余之心;二是拖延由余归期,离间君臣关系。终由余降秦。
      自古以来,人皆有爱才慕贤之情;但还有一条,如果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所以,人才能为已所用,皆大欢喜;如不能,不惜毁之。
      穆公所问,甚为含蓄;内史廖所答,亦不点破。
      但由余的结局是大团圆式的,一者他本为晋之亡人,降秦得继祖祀;二者没被毁灭,在秦穆公手下得以重用。
      文明时代,爱材慕贤之心不变,不能为己所用时害人之心早已淡去。简单来说,现今只需收买一条即可,离间而毁之无用武之地。君不见,同行单位有大才之人,低档次则许以高官厚禄,高档次则明示将来个人才干发挥前景。也就是说,在挖墙脚时,看谁拿出来的铲子大,带的人多。至多在挖的时候,许原主人一些个人好处罢了。谁会和好处过不去?
      特别是像秦这样发达文明地区猎头戎夷欠发达地区的难得的人才,利用经济政治文化的向心力,无所不用其极,我也不相信自己的抗利禄的决心。
      物质享受与精神愉悦,人面对二者时只能抗拒其一。大部分人可以利诱之,车子、房子、票子、位子、路子,其余以高层次精神追求自我标榜者则可以精神诱之,爱情、孝心、沙龙、团体、音乐、雪梅、琴瑟、实验室,其中最难抗拒的是情的诱惑。
      有追求的人易被引诱,苦难中的人也易被诱惑。
      如戎王,“上含淳德以遇其下,下怀忠信以事其上”,但“戎王处辟匿,未闻中国之声”,以女乐二八遗戎王,戎王受而悦之,终年不还。由余数谏(戎王)不听。  
      晋公子重耳亡入齐,齐桓公以女妻之,重耳安之。赵衰、咎犯于桑下谋行,齐女侍者闻而为齐女所杀。齐女对重耳趣行,重耳曰:“人生安乐,孰知其他!必死于此,不能去。”后赵衰、咎犯醉重耳以行,重耳犹欲食咎犯之肉。
      张昭谋刘备便用穆公谋由余之策。备起身微末,奔走天下,未尝享受富贵。后娶妻东吴,华堂大厦,子女金帛,花木之广,器用之盛,为声色所迷,全不想回荆州。
      枭雄豪杰尚且如此,何如凡夫欲子哉!
      很多情况下,引诱比逼迫更易改变人。诱惑一旦契合其心,非有内心刺痛,实难变矣。
      波德里亚在《论诱惑》中说:“在男人身上进行诱惑的从来不是自然的美丽,而是礼仪的美丽。因为礼仪的美丽具有秘传和入门的特征,而自然的美丽只有表达的特征。”
      波德里亚还有一句话:“诱惑表现了对象征世界的控制,而权力只表现了对真实世界的控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7-17 14:2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读史乱记(四)

      三十九年,缪公卒,葬雍。从死者百七十七人,秦之良臣子舆氏三人名曰奄息、仲行、针虎,亦在从死之中。秦人哀之,为作歌黄鸟之诗。

    我真的不知古之君王是因为对白骨的恐惧,还是对生的贪念,或者是对权欲的不舍而找人殉葬,我只知道这只是吃人的一种仪式盛宴,而且这种仪式和信仰无关。后虽有木俑陶俑代之,但毒瘤不除,永远存在着反复。到了辽代,人殉之风死灰复燃,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死后,述律平甚至强迫一百多名大臣殉葬。此后,金,元,明初都有殉葬制度。直到明英宗结束了殉葬制度,后清初,殉葬制度再次重现,又到了康熙时才结束了封建时代的殉葬制度。但殉葬制度虽被废除,各种实际的自愿或强迫的殉葬还是存在。直至抗日战争时期,一些地区还有买童男童女殉葬的事情。如《赤峰日报》记者就报道了1943年,敖汉旗旗长道卜丹死后,下属为其先后购买四个小童准备殉葬未果之事。

    所以,在伟大的兵马俑面前,我只看到了两个字:吃人。我无法用我苍白的审美观照世人口口赞颂的艺术精品。就像现在我无法用我珍贵的同情心去思考当前很多人的做法: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比我优秀的,一定要毁灭。

    垫背的殉葬心理。

但就有人居然站出来说:非其本意。

    《史记评林》引杨循吉言:“缪公之于晋也,怨其君而矝其民,不忍其饥而死也;缪公之于秦也,自悔其过,不忍其败军之三大夫,岂以无罪之三良而从死,必不然也。”杨公岂不知齐桓公姜小白,仁义著于天下,但陵寝殉葬者的骸骨,横七竖八地躺着。岂能以平生来推测弥留之时对死后寂寞的恐惧。特别生前手握大权尽享富贵之人,愈加看重身后之事。

    还有一个史实,缪公的伯父武公死后,“初以人从死,从死者六十六人”,缪公死后“从死者百七十七人”。整整多出一百一十一人。不知估何解释!

    最后,我还是想读读《诗经·黄鸟》中的大众的悲伤。

      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
      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
      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桑。谁从穆公?子车仲行。
      维此仲行,百夫之防。临其穴,惴惴其栗。
      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楚。谁从穆公?子车针虎。
      维此针虎,百夫之御。临其穴,惴惴其栗。
      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孔老夫子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谁的内心深藏着殉葬心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7-17 18:5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52KD论坛 ( 如果您发现网上淫秽色情信息,请立即举报。举报邮箱为:58147@telecomjs.com )苏ICP备15047192号

本站关键词:张家港房产,张家港租房网,张家港房产网,张家港租房,张家港市房产信息,张家港二手房,张家港中介,张家港租房信息,张家港楼市,张家港房产地图
苏州时代在线网络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公网安备 32058202010006号



GMT+8, 2019-3-22 14:45 , Processed in 0.100995 second(s), 6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