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KD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烟鬼猫

烟鬼的烟灰缸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4 12:5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10-24 12:56 编辑

                                   
捡拾温暖

        每次黑暗像潮水般涌来又像潮水般退去的时候,在我想像的地方依旧阳光灿烂,每一道砖瓦的缝隙都跳动着软软的光线,那里不落灰尘,那里四季长青。
        一个难忘的细节,一声柔情的呼唤,一丝随意的眼神,一次远去的背影……我就像深秋时节的一只蚂蚁,匍匐在地上,捡拾着每一粒可能的温暖。
        年年岁岁,朝朝夕夕。穿越的幻想的月光,柔情同时锁住空间和时间的时候,也锁住了我始终如一的守候。
        但我能锁住每一粒温暖吗?
        落雪无声,踏雪无痕。今冬的梅花一定会开。我能仰头张望那闪烁在花瓣上的阳光吗?我能在花叶的缝隙小憩一会吗?
        有谁知道,那沧桑的梅枝下有我火一样的相思与期待。
         一粒粒温暖孕成的火啊!
        最后一丝阳光落下,在我梦回的地方,我还在守候着,直到黑夜再次如潮水般涌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4 18:4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花

       花似人瘦。情如雾浓。
       惹起寂寞和空落,天空和大地都冥冥地眩晕。站在门边眺望的思念,会让自己变成一株银白色的雕像。
       迷离的过往,如同涨落的潮水和往返的风,让人想起深山的松涛,想起冰凉的夜月,想起深秋的田野,想起疼痛的心……我啊,不得不重新闭上眼睛,让自己在灵与魂的断层间不住踱步。
        这个到处都是枯草的深秋,所有人都在纵情欢笑,而我只能慢慢后退,把自己藏在唯一的一朵野菊的后面思念着春天的和煦温暖。也曾有过唐突的冲动,越过明晃晃的界限忘乎所以地让柔情泛滥。那时,我像一只湿羽的鸟,留给蔚蓝天空的,只是忧伤和叹息。
        至此,枯草漫漫,我试图站起身来。
        虽已不能与梦想牵手,但我也要翘首彼岸同声共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6 21: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在你的低落里,我听不到叹息,就像我听不到风行水上的波纹,但能感受到它的漾动。深秋的原野少了阳光的沐浴,落叶也无法浸出微微的红润。
        走在你的低落里,我的脚下也多了许多水痕,每步都是一个零乱,每步都手足无措。
        谁是我箫笛中那个忧伤的存在,谁的歌声浸润了一段干枯的时空,谁的思念荫凉了枯燥的灵魂。记忆中许多共同的细节,又咀嚼了多少孤独的黑夜。
        走在你的低落里,我才发现我的指甲早已长过瘦削的指肚,已牵不住哪怕只有一根的纤细长发。走在你的低落里,我祈祷所有的阳光都为你而生,所有寒潮都绕你而过。我的目光在一个低落的身影中悄然发芽,那些根、茎、叶、花……都是挂念。
        如果我能够替代,请把忧伤都驱赶给我,好吗?我一醉千年的模样,就像麦田里的稻草人,守候着被我赶走的飞鸟。
       蓝天空空寂寂。
       “天遥地远,什么样的结尾都会让我刻骨铭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0-28 19:3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谁让孤寂充满生机,是谁成全了一段梦魂?
        我被季风从远方吹来,不经意间闯进一段无法预设的生命。我该如何向回忆诉说,一幕幕常常定格的温柔,并肩而行却又只能在彷徨中错身而过……我是怎样在梦想中温馨着自己,却又让谁一点点憔悴。
        不时走出梦的视线,惊慌的眼神劫走深情的呼唤,连秋虫都不也鸣唱的深秋,夕阳往往把无奈的影子拉满整个荒野。
        傍着夕阳,走在枯草遍野的小路,每个草尖都微微颤动。离去的路,很远很远。千回百转,定会一步一回头。是谁在唱那一首魂牵梦萦的歌谣——无法释怀的伤痛。
        宁静的月夜,山顶之上我是一道漆黑的风景,以独特的方式诠释着守望。那最亮的星星,只要能看到它的闪烁,就是半生谁也夺不去的拥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0-29 09: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近来真勤奋。加油{:soso_e18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5 14: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鬼猫 发表于 2012-7-29 13:30
我不打牌,更不打麻将,所以不知道麻将牌从指尖滑过的感受。我玩玩电脑,常常用双手的食指刮动F和J键 ...

打了无数次麻将  却从来没有感受过从指尖滑过是什么感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9 21: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11-9 21:15 编辑

回    黛尔:

我写的时候,全是混乱的。
想到哪写到。哪美就写哪。
全是喝多后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9 21: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11-9 22:00 编辑


温情

我常常郑重其事地坐着怀想一天的事。
天冷了,烧开一壶水,泡好一杯茶,
听着初冬的雨淅淅沥沥地落。

其实我怀想的只是昨天
比如他们说:我晚了  这是谁烧的开水
            这儿有袋咖啡。还有一杯奶茶
            哥,随你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9 21: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2-11-19 21:40 编辑

                                
无人的树林


       周末的时候,我也会徘徊在无人的树林。
    那里有一些树,有一些草,还有一些从来没有人想起过的虫子。得有七个月的时间,我坐在水边的一块石头上,石头边长了一些并不茂盛的草。如果你要一株草一株草细细地看过去,我无法想象那会花费多少时间;所以我坐在石头上,只能缓缓地扫视一通,根本无法看清哪棵草长高了哪棵草弯腰了哪棵草此次被阳光照到了。连上帝也只关心自己花园里的苹果和两个玩偶,何况像我这样只能在周末才有时间闲坐一会的人呢。是不是。

    其实我每次只坐同一块石头,只关注同一棵树。
    紧张的一周结束了。每个人都会有各自情感选择,就像我坐在这块石头上,看一棵树一样,这我能想得出。我知道他们现在不会来,即使来了也不会坐在石头上,更不会花很长时间看一棵树。他们走的时候,根本都不会回头看一眼,更不会说: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所以,我坐在这里,不会担心有人打扰有人嘲笑。我可以坐很久。

    其实现在想想,我也没坐太久。春天我没来,我是在初夏的时候才发现这里,才发现这里水边的一块石头,石头边上一棵树。那时花还开着,映着水中睡莲。我从蜿蜒的小路上走来,在水中发现这棵树。在水中,很多东西都会搔首弄姿,几条鱼,早夭的柳叶,以及不知哪儿飘落的桃花瓣,还有盈盈春水。几丝波纹掠过,却丝毫惊扰不了它的枝条。
我只是扫过一眼,然后会心一笑。
    但我坐在石上休息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轻轻拍打着右肩的几朵花。很多人都可以想象那时的惊艳,以及从肩膀飘起的淡淡轻香。
    这棵树不大。坐在石头上就可以看见它的全貌。哪里开了一朵花,哪里长了一片叶子;一阵风吹过,哪几个枝头在颤动,都可以看得清清清楚楚。稍微站远点,可以看清它映在水中的枝条花叶,几条鱼顽皮地嬉戏。
    它遮不了风挡不了雨,却能给你内心最安逸的温柔。

    从那时起我就每周在那儿坐着,只是看。可以看很多东西。一朵花一直挺立着,等到我来看它最后一眼,它才带着笑容落下。几片新叶偷偷地躲着,等你坐定突然跳出来,给你一个惊喜。一个树枝故意把雨滴进你的脖子里,或者挠挠头发拉拉衣服。

    其实,它从哪天开始飘落第一片叶子,我真的不知道。就在昨天,我去的时候,居然发现树下一片金黄。一个人空空荡荡地坐了很久。但那根枝条还像从前一样抚着我的肩头。我看到了那亮亮的金黄,既不哀伤,也不刺眼。
    一如既往的温柔,也许就是永恒。
    我知道,它也知道,我会常常来,直到下一个春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28 17:42:09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鬼猫 发表于 2012-6-18 14:58
去年的门

桃花风    桃花雨

一山,一水,一桃花,让我想到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7 15:5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烟鬼,你一天抽几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8 21: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yilinyulin 发表于 2012-12-17 15:57
请问烟鬼,你一天抽几包?

呵呵。
正在戒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8 21: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鬼猫 发表于 2013-1-8 21:17
呵呵。
正在戒烟……


                                                      一点随写
     很多情绪淡淡长长却又不知如何拢放。轻轻收拢来,就像一只温顺的猫,在轻轻的抚慰下,柔柔地趴在膝盖上,却又会在某个不知情的时候一跃而下蹿了出去。
    清醒后,却是满屋空落,微尘遍飞。

    我常常用记忆中的笑容使自己甜蜜一些,甜蜜一些,再甜蜜一些。在这些时候,我只愿做一个沉醉于梦境的人。

    繁忙的时候,偷点时间给自己。比如起身倒杯开水,打开暖水瓶软木塞的时候,留心一下那几十秒钟热气的蒸腾;用玻璃杯盛水,热水也无须装满,几秒钟后就可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静静地欣赏水汽在杯子内壁慢慢凝成水珠,细碎晶莹的水珠,然后杯子略一倾斜,水珠归于浅浅的浩瀚,壁上水痕映着灯光丝丝敛回;或者轻啜一口,再缓缓把玻璃杯略举高,穿过透明的水,慢慢观察对面人或物的变形。
     更多的时候,温和的水柔柔抚过咽喉,就在你似咽不咽的时候,就像锦缎滑过掌心,给了你霎那温柔的恍惚;想细品的时候,指尖仅余淡淡惆怅。因为惆怅,因为不舍,因为留恋,因为渴望,因为思念,就再啜一口,然后再啜一口……心里温暖缓缓升腾,直到最后一滴。
     最后一滴温水滑入心口,朦朦闭上眼睛,静听雪花掠过手掌的声音。
     偷给自己的温暖,也只能自己品味。

     世间不存在签发的温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9 13: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鬼猫 发表于 2013-1-8 21:17
呵呵。
正在戒烟……

佩服。我家老头子一天3包,我想看看他比烟鬼是有过之还是尤不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9 14: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0 12: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偷给自己的温暖,过客也在品味。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 12: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3-1-13 19:26 编辑

2013.1.13     江南岸。微雨

晨行微雨,四望凄迷。行人匆匆色,杨柳楚楚云。淡烟含风处,墨巷孤舟斜。忽有所感,虽千万言语,唯余一言:



江南烟雨,瘦了一柄素花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3 19: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3-1-13 19:29 编辑

闲时想像



    红泥小火炉……闲散地拥着毯子……


    炉火映红着的脸……浅笑……


   葡萄美酒……晚来天欲雪……


    亲爱的,我能把门开着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4 11:5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委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6 19: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雨有约 发表于 2013-1-14 11:53
细腻。委婉

谢谢光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16 19: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烟鬼猫 于 2013-1-27 20:50 编辑

        我很肯定,十三年前,我绝对以同样的姿势在这间屋子里站立过,虽然不会有同样的表情,更不会有同样的心情。试图努力回忆十年前的情形,脑子里却尽是空空荡荡的,就像被一段浓雾遮住的一片废墟,一颗野草一张纸片都看不到,更不用说能捡拾一些零碎的瓷片,勾起一些或冷或暖的回忆。
        我知道,那一年在这个屋子里有很多人曾经仰着比我更年轻的脸孜孜若渴,也有很多欢声笑语肆意荡漾,有很多单纯的梦想纵情飞翔。但我现在什么都已记不起来。全不是当初的模样。什么都变了。这个屋子空了。除了每月一次考试,除了风和阳光,再也没有人来。紧闭的门窗能够档住人,但却挡不住风和阳光,也挡不住视线。走了再来,来了再走。每个人每样东西都像过客,除了那四面日渐老去的墙。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谁会在意一间破旧的屋子,谁会在意那些早已不存在的稀疏的声音。
        就像我一样,若非要在此屋子里枯站三个小时,若不是我曾经在这间屋子里生活过一年,我肯定绝不会注意它。其实多年来,我日日从它身边走过,并没有多看过它一眼。它就和其他的屋子一样是一个荒废的存在。大多数情况下,它并没如何的不同。空了就是空了,荒了就是荒了。现在我更知道,它在某一天定会被推平,被碾碎,就像它南面的草坪上的草一样,剪掉,枯死,然后消失。永恒的只是土地,而出生和死亡都只是偶然的存在。在岁月面前,谁能不被荒芜,不被空虚?只是它在那儿站着不说而已。站在那儿看着自己慢慢老去,直到最后再看自己一眼。只是把满心的凄伤化作越来越多灰尘而已。
        谁会珍惜那些偶然,谁会记得那些偶然,谁会倾听那些偶然。
        这间屋子,现在,我只是站在里面不住地看。我已经记不起十年前的那些人,十年前的那些字,记不清那时的屋子里有哪些装饰,记不清那时的讲台那时的黑板。我只知道,我现在趴着写这些字的讲台,我背后的这块弧形的黑板绝对不是十年前的。全换掉了。什么时候换的我也不知道,就像换一件衣服一样。现在任凭我如何的努力回想,也无法找出哪怕一丝模糊的样子。谁还能真切记得十年前某双袜子的模样?
        最后离开这个屋子我回头了吗?我再也回不了这间屋子,我知道吗?我会和它一样慢慢老去落满灰尘,然后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影子,我想过吗?
        我知道它会改变,但我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改变,不知道会怎样改变。很多事情,我知道结局,但不知道过程。
        或许,当我擦掉黑板上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一切都已注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1-28 12: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我常常会在早晨六点打开阳台上的窗子,让窗子外的声音忽地扑来。隐隐的风声,遥远的汽车声,偶尔模糊的犬吠,空调外机低沉的嗡嗡……混杂一块,在身边一波波地冲叠。外面漆黑,我同样不开灯,自己成为这大片黑暗的一部分。外面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听。此时,耳朵才是最真实的存在,告诉我早晨六点太阳出来照耀前世界的真实的样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4 10:3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烟鬼猫 发表于 2013-1-28 12:46
最近,我常常会在早晨六点打开阳台上的窗子,让窗子外的声音忽地扑来。隐隐的风声,遥远的汽车声,偶尔模糊 ...

真实的世界里,天气热了,柳枝绿了,樱花间或开了,隔着空气有草长莺飞的味道。春天如期而至,人们像蚂蚁一样不辞辛劳,挤满整座城市。辛劳的背后,我们拥有了很多父辈没有的东西,脑袋里满满的,可心里总是有点空,甚至想不起前天的午餐吃了什么。天空的颜色越来越模糊,我仔细记录着能看到蓝色天空的日子,本子翻了再翻。。。记忆里最敞亮清晰的日子仍是小学校园里那片梧桐树荫,梧桐树稍上的那片天空真的很蓝,很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7 14:44:08 | 显示全部楼层
1111111111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3-19 10: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52KD论坛 ( 如果您发现网上淫秽色情信息,请立即举报。举报邮箱为:58147@telecomjs.com )苏ICP备15047192号

本站关键词:张家港房产,张家港租房网,张家港房产网,张家港租房,张家港市房产信息,张家港二手房,张家港中介,张家港租房信息,张家港楼市,张家港房产地图
苏州时代在线网络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公网安备 32058202010006号



GMT+8, 2019-4-23 08:42 , Processed in 0.102708 second(s), 4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