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KD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78|回复: 2

《中国式火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3 09:4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中国式火车》
作者 | 林东之南


微信图片_20171213094102.jpg


人生第一次乘火车是1991年的秋天。是到通辽学医,那是第一次接触这个墨绿色的怪物,感觉很新奇。2011年,我第一次乘高铁,雪白的车厢,优雅的乘务,驰骋在高架上,平静如飞,让人慨叹岁月今昔。

1991年那次乘的是那种典型的绿皮火车,是慢车,有站就停,速度略快于牛车,但人不多。后来让我感受到乘火车的残酷与艰辛的,都是在大学的假期里。

那时寒暑假期都是高峰特别是寒假,恰逢春运,座位那是不可奢望的事情,能有个地方可以直立已经不错了,常常只能一只脚着地或是斜着身子站里,遇到加速或者刹车就会向一边猛地倒去,当然边上的人也是这样,没有谁会怪罪谁。女同志呢也只好暂时忽略性别,遇有个别人借机揩点油什么的,此时此地,忍了吧。

上厕所几乎是不可能的,厕所里至少站着3、5个人,你哀求人家:“大哥行行好让我上个厕所吧”,行啊,但你让我们站哪去?我亲见一个男孩为了让女友上厕所,向站在里面的人哀求,里面的人嬉皮笑脸地说:让她上吧我们闭上眼不看。最后是每人发了包中原,里面的人才肯暂时让出来。

孩子3岁的时候我们回老家,托了很大关系才买到三张坐票,是整夜的,通宵的火车,但孩子要睡觉啊,我俩就那样站了一夜10多个小时,把座位让给女儿躺着,天亮到站,人的脸都是浮肿的。

我见到有的高人可以爬到行李架上去睡,有的可以在两个坐凳之间狭窄的靠背(也就4厘米宽)上睡,就象表演杂技,对那些钻在座位下面的人来说,那就是非常奢侈的待遇了,不过钻在下面的人经常要被人踩上几脚,没办法,只要没伤到要害,就忍着吧。

如果秩序正常的话,会不断有列车员推着小车来卖各种书报小吃饮料快餐,偶尔也有乘警列车长之类的威风地走来走去。但是每到高峰期,列车员都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有时候拥挤到开关车门都成问题,就索性不开,上下车的人只好爬窗户,不爬怎么办?车就要开了,你爬不爬?

那上车呢?这就看本事了,每到一些大站,潮水般的人群象难民般向火车涌过来,车上的人就赶忙站起来关窗,但是已经晚了,下面的人会很迅速地攀上车窗,奋力向里面翻越,常常是脚踩在人身上或是小桌上,车上的人就拼命向下推打,但下面的人并不还手,却奋力和执着地趴住窗户朝里面猛翻,其情形之惨烈和壮观,足以和黄继光堵枪眼相比!令人叹为观止!

我在济南站经历过一次春运,列车已经挤得要爆炸了,信号发了很久了车门处还是塞着10多名乘客,上不去也不肯下来,铁路方面急了,春运期间火车是不能轻易晚点的,刹那间站台上就出现了一群武—JING朝这边冲过来,把最外面的乘客往下拽,我记得有个人就仰面朝天地硬生生地摔在冬天的水泥地面上。

你不能抱怨我们的战士太粗鲁,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愿意向里走,是因为站在车厢连接处宽松,通风,可以抽烟,上厕所、上下都方便。

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自私麻木的群体并不在少数,有时候也只能采用非常的手段。所谓国情,大概如此。

一个是挤,还有就是慢,黄同学昨天乘了新开通的沪昆高铁回家,告诉我们说十分的舒适优雅,9个小时就到了,而在大学时代,这段路要乘65个小时!记得那时有一位西疆的同学,突发癫狂从行走的火车上一跃而下,当即殒命。后来我才知道这并不是偶然的现象,是一种综合症,几天几夜下来火车过度的拥挤、环境的恶劣、身体上的极度痛苦会让人精神崩溃。一个大学生就这样没了,令人痛心不已。

91年在家乡的火车站等夜车的时候,遇到了这样一件事。对面一男一女也是候车,男的用手搂着女的在耳语,女的低头捂着脸,一看就是谈恋爱的,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但当我上厕所回来的时候,这里已经围了很多人,一个胖大的乘-JING正用手抓着那个男人的头发摁在地上,另一个女乘务员正在批评那女的说: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不喊人?

那女的哭着说:他用刀抵着我的肋骨让我跟他走,我不敢出声。

我姐姐在山东工作的时候,我还在南京念书,某年的夏天我到姐姐厂里去住了几天,回来的时候勉强买了一张票,当时还是托了关系。在中国,随便做什么事情,离了关系都是万万不能的。

我记得那次夜车也是相当的拥挤,拥挤的标准有两个:一是金鸡独立式站姿;二是没法上厕所。但是夜里实在疲乏得不行了,就看好了一个座位,努力地钻了下去。

这个决定从战术来说很成功,从战略来说却是是非常愚蠢的。因为座位下面有铁的横梁,非常低矮,进去容易,想出来就困难了,我的脑袋几乎被卡在里面动弹不得。座位下面脏乱得无法描述,凡是垃圾箱里有的东西这里哪样都不缺。上面大哥大姐的脚真臭啊,熏得人几乎窒息,而且他们都脱了鞋子!我的腿伸在过道外面,时不时被人踩上一脚,还好关键部位不在外面,不然太危险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睡到半夜,坏了,想小便,这可怎么办呢?我想钻出来但头被卡在下面几乎不能移动,真的让我犯了难。

天无绝人之路,后来我找到了一个大的可乐瓶,比了比大小好象还差不多,但躺着小便是需要功夫的,我怎么也尿不出来,就这样差不多酝酿了半个小时才解决问题。我无比轻松地把瓶子放在边上,然后微笑着睡去。

快到南京的时候问题来了,过道里站满了人谁也不让我出来,我也急了,奋力向外乱蹬乱踢,身体向毛虫一样逐渐向外蠕动,外面的人也很恼火,不知道哪个人狠狠地踢了我一脚,我就在下面喊,可是头却被座位下面的横梁卡住了,完蛋了,怎么办呢?

最终在到南京西前的一刻我拼命把头拉了出来,脸都被地面蹭破了,浑身上下散发着浓烈的酸臭味,而且头发上还沾了一大块口香糖!怎么也弄不掉,最后只能让宿舍的毛哥帮我把头发剪掉一块。

后来我们就慢慢知道了一些关于乘火车的窍门。例如只要提前进站,给乘务小姐100元,就可以一直坐在餐车里,保证没人查票。此外,硬座车开头和结尾的座号经常是不卖的,如果你能提前占领,那成功率还是很高的。可是作为一个学生,哪来的100元啊,那时我一顿饭才2块钱。

那年暑假去山东,我和一烟台的同学从浦口上车,我们找了个1、2号座,舒舒服服地把吃食摆好正准备享受时,主人来了,于是我们只好灰溜溜地被赶到车厢接头处,在那里铺了张凉席,两人坐着喝酒,互祝逃荒快乐。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1993年我们乘车时遇到了一个悍妇,占着同学的座位不让,说她老公是本火车的司机,我占你们个座位算个啥,给你们脸了咋地,再闹我让我老公不开了看你们怎么回家看把你们得瑟的,让乘务员也哭笑不得。

转眼间已是20多年,现在偶尔还能在电视上看到春运的惨烈,这让我常常想起学生时代。国家发展得很快,如今绿皮车已经难觅踪迹,最差的也是彩色的空调车了。1978年,小平先生在日本时让他触目惊心感到寝食难安的高铁如今已如盛夏的毛虫般满地乱跑,再往西南邻邦看,三哥三嫂却依然蹲在火车顶上,轻轻吹着印度洋的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3 10:3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老师,是91年开始上的大学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15 09: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乐瓶小便,人家不会看到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52KD论坛 ( 如果您发现网上淫秽色情信息,请立即举报。举报邮箱为:58147@telecomjs.com )苏ICP备15047192号

本站关键词:张家港房产,张家港租房网,张家港房产网,张家港租房,张家港市房产信息,张家港二手房,张家港中介,张家港租房信息,张家港楼市,张家港房产地图
苏州时代在线网络通信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苏公网安备 32058202010006号

2a5a215fdefa15898385cfacb7c159b6

GMT+8, 2018-11-21 14:30 , Processed in 0.085535 second(s), 8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